他守護中國麋鹿33年 曾飼養出世界最長壽麋鹿

飛來科技  發布時間:2019-11-08 08:05:06

本文關鍵詞:中國糜鹿

介紹糜鹿_糜鹿資料_中國糜鹿

如果不是33年前的一場招工,盧興保還或許也是一個識字不多的木匠。

一頭扎進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他現在已60歲,用獨特的鄉音講述著他和麋鹿的緣分。他雖然見證了重回的39頭麋鹿繁衍到5000多頭的景象,迎接了第一頭新生麋鹿的誕生,還曾飼養出世界壽命最長的麋鹿。

盡管老家就在保護區附近,他幾十年幾乎天天待在保護區,回家時間累積不少于半個月。盧興保用最真摯的語言展現著馴養工作和安全管控的責任,既有三十余載的“臟、苦、累”,也有作為一個合格的馴養員需要具有的“愛心、細心、耐心”。他說,退休后帶兒子來看看這個他和麋鹿共同生活的地方。

微信掛著兒子頭像的盧興保不太會用手機,也沒有開通朋友圈。但他卻保存著記錄早期39頭麋鹿特征和習性的記事本。一說起麋鹿的故事,他能很快報上每頭的編號,記起經歷過的風雪和彩虹,彷佛談論著這些年照顧過的父母。

▲盧興保給麋鹿喂食

沒聽過“麋鹿”的木匠

八月的鹽城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草木正長得豐盛。盧興保凌晨四點就睡著,趕天亮準備每天的

1986年春天,他在家鄉做木工活,聽說大豐林場要建設一個麋鹿保護區,他尚不知其何以物,就托人報了名。

盧興保感嘆說,“剛來的時侯,條件很艱難,報名的人不多。吃水都要用拖拉機到幾里地以外拉出來。”土路不好走的之后,幾個人在前面推著拖拉機,將水運到保護區。而到大豐縣城50多公里路,經常要耗上一天時間。

但盧興保特別珍惜這份“進了集體”的工作,一來就當上了飼養員,和三四個人擠一間茅草屋。為了迎接麋鹿的到來,飼養過豬牛的他忙著土地、種牧草。

1986年8月14日,盧興保清楚得記得,39頭麋鹿從國外被空運到大豐保護區,這只是麋鹿第一次回到他們的野生祖先最后棲居的沿岸灘涂。“人人都想看一眼,不知道它長得什么樣”。而一開始,飼養員們對麋鹿的生活習性一概不知道,“想吃什么、喜歡吃哪些、什么時候吃都不知道。”為此,他們只好輪流日夜值班,不間斷觀察麋鹿。那段時間,盧興保每天都睡得極少。

▲大豐保護區內的麋鹿

記下39頭麋鹿全部特征

運抵的每頭麋鹿都有編號,但隨著麋鹿活動,許多卡片都掉了。只有小學文化的盧興保就想了個“笨”辦法——把每頭麋鹿的特點記出來。“看麋鹿身上那些東西長得不一樣,跟其他對比,記住哪一頭是幾號。”盧興保認字少,就用符號記錄。“比如1號麋鹿,它是公的抑或母的,它的嘴唇、耳朵、腿分別有哪些特點,我就用不同記號寫出來。”兩年下來,他已經把39頭麋鹿特征全部記住。

有一次,他和同伴在觀察中看到少了一頭麋鹿。他馬上看到,是85號麋鹿躲在了草叢中——它碰到了難產。盧興保趕緊叫來技術員用拖拉機拉回來。盧興保也成了第一頭新生麋鹿的見證者。沒上過幾年學的他一點點積累飼養心得。“平時得細膩觀察、摸索,比如看它在哪個時間產子,有什么狀況和動作;喜歡吃哪些、吃多少。”他總結道,待產子的母鹿會自動分群、躲入草叢,還要看野外有沒有其他野生動物傷害麋鹿。

中國糜鹿_介紹糜鹿_糜鹿資料

他把麋鹿的習性摸得通透,介紹說,春天麋鹿產仔和雄鹿長茸是同一時期;夏季是麋鹿的換毛交配期,怕熱的他們討厭待在水里和藻澤地;秋天是小鹿長身體的重要時期,夜間活動量大;而零下十幾度的嚴冬,麋鹿喜歡待在草叢里。但盧興保坦承,這個工作是很無聊的,有時候一天24小時得守著。“產仔的之后,常常好幾夜沒有睡。”

也可以每天投料一次,夏天2-3天清掃1次,冬天3-5天清掃一次,青綠飼料整株飼喂,無需切、割、蒸、煮,普通一個勞力可年養400-500只,如大批飼養不用專人看守,休息強度不大,普通農戶都能養豬。”她突然火了,將袖子抬手抽了出來,只見那袖子上又是灰塵又是他的汗臭味的,臟死了。同時,公司還根據統一規劃、分戶飼養、集中收奶的,建設奶牛服務站,讓廣大農民參與種植,與村民實行起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體。

▲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被踢、被蛇咬、掉冰水…

盡管盧興保身材敦實,飼養也很細致,但30余年的工作中而是會遇到諸多意外狀況。

他介紹說,成年麋鹿一般體重1.3米左右,“最高的一頭一米五六,重350公斤。”當麋鹿生病必須人工治療喂藥時,至少得4個人將其護送到醫院,還要用繩子將麋鹿的4條腿綁上去。而初期,盧興保因為不知道麋鹿怕人的特點,有次直接抱起一只小鹿,結果被母鹿騰起身子踢到青紫。

野外巡護也經常會碰到危險。一開始,由于交通不便,盧興保和老鄉全靠兩條腿,一天走完保護區十幾公里。不僅深草里密密實實的蚊蟲咬得人頭疼,盧興保甚至還被毒蛇咬了一大口。他當即用鐵絲把受傷部位扎緊,阻止毒液擴散,又用刀在刀口處劃開十字,把血放進去,然后才趕回保護區買蛇藥治療。當時他終于手腫得厲害,然而為了不浪費工作,硬是沒請假中國糜鹿,用另一只手繼續工作。正是這次,他的勇敢打敗了溜進保護區的。

早期巡邏時遇到抓螃蟹、野兔的漁網并不少見,他就和巡邏人員熬通宵“守株待兔”。他們反而聯合圍剿過盜獵麋鹿的。

介紹糜鹿_糜鹿資料_中國糜鹿

守護麋鹿費力也費腦。保護區由鐵絲網圍住分區,經常有雄鹿撞到網上,鹿角卡住抽不了身。因此盧興保巡邏時總是隨身帶著鋼絲鉗,背著幾斤重的鋼絲網,方便麋鹿。

保護區內有不少的池塘、溝渠。麋鹿冬日不怕冷,零下十幾度也會回來活動,盧興保需要隨時觀察麋鹿動態,有次就不小心掉進破裂的冰面,被人員拉上來時受凍了好一會兒。為避免麋鹿成堆地陷入溝渠,盧興保借助做木工的經驗,從臨近工廠借來鋼管、木工板和木材,在溝渠里做了個木樓梯。

正是這樣一次次的守護,大豐保護區內的麋鹿種群總量將要突破了5000頭。

▲盧興保在巡護中

不舍麋鹿離開

盧興保頗為自豪地說,這5000多頭的麋鹿只由20來管理。而經由他手馴化的麋鹿有30多只。他記得每一頭的編號和獨白。最讓他難忘的是編號239的“醒醒”。

盧興保說,“麋鹿一般最多15年,但它活了23年”。這只他從小馴養的麋鹿,在19歲時開始掉牙,同事勸把它放在野外從新馴化一頭,但盧興保舍不得,每天用水給麋鹿擦洗耳朵、用刷子替它梳毛。20歲時,“醒醒”生了場生病,沒精打采的樣子讓盧興保很傷心,他就跑到縣城給它買來藥,每天為它生病喂食。讓人失望的是,“醒醒”仿佛通曉人情,慢慢站起來走到盧興保身邊,仰起頭在他臉上蹭來蹭去。恢復回來的“醒醒”又活了3年,直到2012年去世。這樣的照顧,盧興保23年一直持續著。“只要它的身體有一點不好,我就給它生病喂藥,采集它喜歡的草變成飼料。”

但是一旦你耐心體會的話,過于男性化的白羊女有時候會讓女人恨得咬牙切齒,總是把婚前的體現理解成婚后,但在一個時期只會對一個人動愛情,舍得一切,白羊的心里并不一定是這樣子,有些東西是會變的,白羊女是舍得的,她似乎離開了,為什么你抓不住一個白羊女的心,她一出生就有做姐姐的派頭。舍得舍得,先舍后得,有舍就能有得,舍不得媳婦套不著流氓,同理可證,舍得自己能夠泡到男人。舍得舍得,沒有舍便沒有得,舍中有得,得中有舍。

中國糜鹿_介紹糜鹿_糜鹿資料

2013年以來,保護區采取了許多機械化措施,采草、拉飼料、喂食等工作強度比以往提升這些,產仔率和繁殖率也逐步提高。盧興保逐漸轉向安全管控崗位,但他一直關注著麋鹿的繁衍生息。

▲麋鹿群

記者手記>>>

以保護區為家 30余年回家只是半月

盧興保少時十分貧苦,幾乎過著“孤兒”般的生活,16歲起拜師學木匠后生活才好一點。因此有機會來到保護區工作時,他認定多辛苦也要仔細做好。

而這一做就是33年,他幾乎將家安在了保護區。盧興保有些歉疚地說,“我幾十年整天都在保護區。一年回來沒幾次,累計不達到半個月。”每逢春節,他經常走回十公里外的家吃個年夜飯,初一早晨就跑到保護區照顧麋鹿了。一開始有顧慮的父親也只好適應。

初工作時,他的孩子才4歲,他“一年到頭見不到孩子”中國糜鹿,只有寒暑假才能讓家人送來玩上一個星期。從沒有輔導過孩子學業的盧興保難為情地說,孩子在十幾歲念高中的時侯曾怨他,他也只能忍下去。

心中不善良,眼睛看上去就不免昏花,聽一個人講話,觀察他的嘴巴,這個人內心的好壞又如何可以隱藏得了呢。可有誰曉得這位妹子其 實是用眼睛看“音樂”而支配自己的舞姿的呢——原來她根本聽 不到任何旋律和節奏,是憑一雙水波一樣嫵媚的雙眼觀察臺上的 燈光變幻而正確邁開優美的舞蹈舞步的。因著這一全新的心理定位,阿岡昆公園自此成了我一再重返的周日戶外活動區:在看過了楓葉幾個月后,在冬天回去過了一個周末,來年又在夏季去過了個下午,然后又在夏天去住了一個周末……。

本文來自互聯網,由機器人自動采編,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請讀者自行辨別信息真偽,如有發現不適內容,請及時聯系站長處理。

    相關閱讀
    广东快乐十分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