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他守護中國麋鹿33年 飼養出世界最長壽麋鹿

飛來科技  發布時間:2019-11-08 08:05:45

本文關鍵詞:中國糜鹿

中國糜鹿_糜鹿美麗_糜鹿資料

如果不是33年前的一場招工,盧興保還或許也是一個識字不多的木匠。一頭扎進大豐麋鹿保護區的他現在已60歲,用獨特的鄉音講述著他和麋鹿的緣分。他雖然見證了重回的39頭麋鹿繁衍到5000多頭的景象,迎接了第一頭新生麋鹿的誕生,還曾飼養出世界壽命最長壽的麋鹿。盡管家鄉就在保護區附近,他幾十年幾乎天天待在保護區。盧興保用最真摯的語言展現著馴養工作和安全管控的責任,既有三十余載的“臟、苦、累”,也有作為一個合格的馴養員需要具有的“愛心、細心、耐心”。他說,退休后帶兒子來看看這個他和麋鹿共同生活的地方。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逸男 圖/由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提供微信掛著兒子頭像的盧興保不太會用手機中國糜鹿,但他卻保存著記錄早期39頭麋鹿特征和習性的記事本。一說起麋鹿中國糜鹿,他能很快報上每頭的編號和獨白,仿佛談論著這些年照顧過的父母。沒聽過“麋鹿”的木匠八月的浙江寧波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草木正長得豐盛。盧興保凌晨四點就睡著,趕天亮準備每天的

這樣起早待晚的冬日巡護,盧興保過了三十余載。如果不是和麋鹿的緣分,他也許還是個木匠。1986年春天,他在家鄉做木工活生計,聽說大豐林場要建設一個麋鹿保護區,他尚不知其何以物,就托人報了名。盧興保說,“剛來的時侯,條件很艱難,報名的人不多。吃水都要用拖拉機到幾里地以外拉出來。”土路不好走的之后,幾個人在前面推著拖拉機,將水運到保護區。而到大豐縣城50多公里路,經常要耗上一天時間。但盧興保特別珍惜這份“進了集體”的工作,很快就當上了飼養員。為喜迎麋鹿的到來,他忙著土地、種牧草。1986年8月14日,盧興保清楚地記得,英國將39頭麋鹿空運到大豐保護區,這只是麋鹿第一次回到他們的野生祖先最后棲居的沿岸灘涂。“人人都想看一眼,不知道它長得什么樣”。而一開始,飼養員們對麋鹿的生活習性一概不知道,“想吃什么、喜歡吃哪些、什么時候吃都不知道。”為此,他們只好輪流日夜值班,不間斷觀察麋鹿。那段時間,盧興保每天都睡得很少。記下39頭麋鹿全部特征運抵的每頭麋鹿都有編號,但隨著麋鹿活動,許多卡片都掉了。只有小學文化的盧興保就想了個“笨”辦法——把每頭麋鹿的特點記出來。“看麋鹿身上那些東西長得不一樣,跟其它對比,記住哪一頭是幾號。

糜鹿美麗_中國糜鹿_糜鹿資料

”盧興保認字少,就用符號記錄。“比如1號麋鹿,它是公的抑或母的,它的嘴唇、耳朵、腿分別有哪些特點,我就用不同記號寫出來。”兩年下來,他已經把39頭麋鹿特征全部記住。有一次,他和同伴在觀察中看到少了一頭麋鹿。他馬上看到,一頭母鹿躲在草叢中遇到了難產。盧興保趕緊叫來技術員用拖拉機拉回來。盧興保也成了第一頭新生麋鹿的見證者。沒上過幾年學的他一點點積累飼養心得。“平時得細膩觀察、摸索,比如看它在哪個時間產子,有什么狀況和動作;喜歡吃哪些、吃多少。”他總結道,待產子的母鹿會自動分群、躲入草叢,還要看野外有沒有其他野生動物傷害麋鹿。他介紹說,春天麋鹿產仔和雄鹿長茸是同一時期;夏季是麋鹿的換毛交配期,怕熱的他們討厭待在水里和沼澤地;秋天是小鹿長身體的重要時期,夜間活動量大;而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嚴冬,麋鹿喜歡待在草叢里。為摸清麋鹿的飲食偏好,剛開始,他和其它飼養員一早出去用拖拉機割草,從外地割出來幾個品種,看麋鹿喜歡吃哪個。有時候他們要到農民家里去收,一去就是二十來天。“要收質量好的小麥和稻子,得到每塊地里去看。”他將割出來的草鋪開曬干,粉碎拌勻給麋鹿吃。粉碎的時侯灰塵很厚,他戴著口罩都受不了。被踢、被蛇咬、掉落冰水……盡管盧興保身材敦實,飼養也很細致,但30余年的工作中而是會遇到諸多意外狀況。

糜鹿資料_中國糜鹿_糜鹿美麗

他介紹說,成年麋鹿一般體重1.3米左右,“最高的一頭1.56米,重250公斤。”當麋鹿生病必須人工治療喂藥時,至少得4個人將其護送到醫院,還要用繩子將麋鹿的4條腿綁上去。早期,盧興保因為不知道麋鹿怕人的特點,有次直接抱起一只小鹿,結果被母鹿騰起身子踢到青紫。野住分區,經常有麋鹿撞到網上,鹿角卡住抽不了身。因此盧興保巡邏時隨身帶著鋼絲鉗,背著幾斤重的鋼絲網,方便麋鹿。保護區內有不少的池塘、溝渠。麋鹿冬日不怕冷,零下十幾攝氏度也會回來活動,盧興保需要隨時觀察麋鹿動態。有次他不小心掉進破裂的冰面,被人員拉上來時受凍了好一會兒。

中國糜鹿_糜鹿資料_糜鹿美麗

為避免麋鹿成堆地陷入溝渠,盧興保借助做木工的經驗,從臨近工廠借來鋼管、木工板和木材,在溝渠里做了個木樓梯。正是一次次的守護,大豐保護區內的麋鹿數量已突破5000頭。不舍麋鹿離開盧興保頗為自豪地說,這5000多頭的麋鹿只由20來管理。最讓他難忘的是一頭名叫“醒醒”的麋鹿。“麋鹿一般最多15年,但它活了23年”。“醒醒”19歲時開始掉牙,同事勸他把它放在野外重新馴化一頭,但盧興保舍不得,每天用水給麋鹿擦洗耳朵、用刷子替它梳毛。20歲時,“醒醒”生了場生病,沒精打采的樣子讓盧興保很傷心,他就跑到縣城給它買來藥,每天為它生病喂食。讓人失望的是,“醒醒”仿佛通曉人性,慢慢站起來走到盧興保身邊,仰起頭在他臉上蹭來蹭去。恢復回來的“醒醒”又活了3年,直到2012年去世。這樣的照顧,盧興保23年一直持續著。雖然經常很不舍得麋鹿老去,但他也只好當做工作看淡。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盧興保創造了許多紀錄,總結起經驗,他嚴謹地說道,“要舍得吃苦,有細致、有細心、有熱心,不管干到哪個之后,把這件事做好了能夠成。”2013年以來,保護區采取了許多機械化措施,采草、拉飼料、喂食等工作強度比以往提升這些,產仔率和繁殖率也逐步提高。

他一直關注著麋鹿的繁衍生息。記者后記他以保護區為家盧興保少時十分貧窮,幾乎過著“孤兒”般的生活,16歲起拜師學木匠后生活才好一點。因此有機會來到保護區工作時,他認定多辛苦也要仔細做好。而這一做就是33年,他幾乎將家安在了保護區。盧興保有些歉疚地說,“我幾十年整天都在保護區,一年回來沒幾天。”每逢春節,他經常走回十公里外的家吃個年夜飯,初一早晨就跑到保護區照顧麋鹿了。一開始有顧慮的父親也只好適應。初工作時,他的孩子才4歲,他“一年到頭見不到孩子”,只有寒暑假才能讓家人送來玩上一個星期。從沒有輔導過孩子學業的盧興保難為情地說,孩子在十幾歲念高中的時侯曾怨他,他也只能忍下去。今年11月,60歲的盧興保就要正式退休了。他的眼睛早已不太好,要花上一些時間能夠分清不同的麋鹿長相。他希望回家探望兒子,周末帶著家人回保護區看看,也講講那些年和麋鹿的故事給孩子們聽。

本文來自互聯網,由機器人自動采編,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請讀者自行辨別信息真偽,如有發現不適內容,請及時聯系站長處理。

    相關閱讀
    广东快乐十分诈骗